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高一学生莫安(化名)曾接受强制戒网瘾治疗,住院5个多月,接受电针治疗64次,花费6万元。治疗的“效果”是:如今的他,害怕铁门、铁栏杆、铁床,甚至不敢走进铁制的校门;他害怕被“关”在教室里,内心的压抑让他无法正常上学;睡到半夜,他会醒来无声地流泪。

  从莫安接受网瘾治疗的时间看,是在两年前,那个时候,采用电击等强制方法治疗网瘾,很是流行。2009年7月,电击法被卫生部勒令停止临床应用。很显然,电击治疗带给网瘾少年的伤痛并没有随着电击疗法的终止而消退,他们的问题没有引起社会重视。令人焦虑的是,其他强制戒除网瘾的办法,还存在于民间。

  对莫安这些曾经接受电击疗法的青少年群体缺乏关注,与当初电击疗法受到追捧,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对于孩子患上网瘾,家长无不焦虑,很多家长希望治好孩子的网瘾,并目睹孩子在电击之下“变乖”“变得懂事”“流着泪水发誓不再接触网络”后,将电击这种强制方法视为“灵丹妙药”。当电击疗效不再,家长们就变得束手无策,甚至放任孩子自暴自弃。

  其实,从网瘾的起因看,大多属于家庭教育问题,即父母缺乏与孩子的交流、沟通,或对孩子实行简单、粗暴的管理。由于生活中缺乏关爱和理解,孩子才会沉迷网络。治疗孩子的网瘾,必须针对这一“病根”,重拾父母对孩子的关爱。通过父母与孩子在一起生活、交流,才能让孩子逐渐摆脱网络,开始正常的生活。期望一夜之间治好孩子的网瘾、采取强制的治疗方法,不过是平时简单、粗暴方式的继续,效果可以想见。莫安说,“一想到是他们(父母)把我送到那里去的,我就想回家把他们砍死”。从国外治疗孩子网瘾的方法看,普遍的方法是“生活疗法”“交谈疗法”,即通过营造良好的生活环境,让孩子回到温暖的现实中来。

  需要注意的是,家长也有很多难言的痛苦——当孩子患上网瘾后,家长只有独自面对,学校不管,社区没人帮助,加之家庭也有具体的生活压力,所以很难抽出更多时间,耐心地引导孩子,寻求快速疗法,也是无奈之举。

  针对这种情况,政府部门和学校应关注网瘾问题。我们可以开放更多的公益机构,为网瘾患者提供免费服务。不能让治疗网瘾的痛苦和压力由家庭单独承担。像莫安这样的青少年,当有不少,统计显示,我国采取强制方法戒网瘾的机构一度高达1700多个,对于莫安们目前的迷茫,家长当然不能抛弃,而政府部门和社会机构,也应该行动起来。强制治疗网瘾及其后遗症,既是家庭之痛,也是社会之痛,绝不能漠视。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