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一部伟大的作品,总是能让不同的人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引申出无数种解释且能自圆其说、自成一派,每一种解释因让你必须点头赞同而获得快感。这一点上,鲁迅对《红楼梦》的评价,同样适用于最近气场强大的《盗梦空间》,有人说它“营造了一种让人恰好能看懂一点但又不能完全能看懂的完美状态”。如果我们兜售了弗洛伊德和他的潜意识,卖弄了心理防御机制等名词,过度诠释了作品、作者和角色,敬请谅解。

  心理素质再差也有心理防御机制

  记者(以下简称“记”):《盗梦空间》出现大量惊险刺激的追杀场面,那些围攻造梦师小姑娘的人群,那些荷枪实弹的防御者……你的大脑里,也住着各式各样的防御者吗?

  蔡晨瑞(北京林业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资深意象对话心理专家,以下简称“蔡”):每个人不仅仅有一套防御体系,而是有三、五种防御体系。心理学上把它们叫做自我的防御机制。

  记者:哪怕心理素质再差的人都有?

  蔡:是的。比如电影里的盗梦者进入别人的意识里,从心理学角度上,荷枪实弹的自我保护是必然的。不受训练也会这样。就像在催眠过程中,如果咨询师发出的指令和来访者的要求相违背,这时,来访者也不会遵循这个指令的。

  记:人在睡梦中也能运用心理防御机制吗?

  蔡:是的。比如在梦中出现城堡或者很厚重的门,往往象征着梦者“压抑”、“隔离”的防御机制;梦者在梦里遇到危险,告诉自己“死不了”或“敌人看不见自己”,这时梦者使用的就是“否认”的防御机制了;梦者梦见邻居家两口子吵架,这里就是“投射”的防御机制,因为在这里邻居家的两口子就象征着梦者自己的夫妻关系状态。心理咨询师所做的事就是帮助梦者或来访者来认识到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从而更为有意识地来选择使用或不使用它们。

  心理防御机制强大并非好事

  记:心理防御机制可以通过有意识的训练而变得更强大吗?

  蔡:当然可以通过有意识的训练变得强大,但我相信在现实中没有人愿意这么干。心理防御机制在形式分类上大概有十几种,如压抑、反向形成、隔离、抵消、否认、投射、认同、躯体化、退行、内射等等。通过偶像崇拜或对某一类人物形象的认可来塑造自我,来建立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认同”;有人心里特别悲伤,但是她自己觉得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隔离”;特别爱一个人,但表现出不理睬的状态,这是“反向形成”……这些心理防御机制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不健康的,因为都阻碍了真实的自我,把这些防御机制中的哪一种进行强化都是不利于心理健康的。

  再如,当一个人的某种情绪非常强烈,但不将这种情绪直接表达出来,而是通过慢性消化系统疾病、溃疡、无名疼痛等方式表现出来时,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心理问题的躯体化表现。中国人特别容易将心理问题躯体化,因为觉得说自己生病没关系,但很忌讳说自己心理有病。这时,心理咨询师肯定不能对来访者的躯体化症状进行鼓励和加强。

  长期使用单一心理防御者社会适应力差

  记:如何做到有意识地、灵活地使用心理防御机制呢?

  蔡:心理防御机制的作用有两面性,一方面可以保护自我、维护人格的稳定;另一方面却可能阻碍与外界(他人)的正常沟通。可以这样说,如果一个人能有意识地、灵活地使用一些心理防御机制,那么这个人的社会适应能力就会较高;如果一个人无意识地使用单一的心理防御机制,则较容易出现社会适应问题。

  举例来说,始终单一地使用“投射”这种心理防御机制的人,凡事都会认为是别人的错,给人以“推卸责任”的印象。但如果他换一种方式,比如不再指责别人,而是采用“我生病了,所以没有做好”这种躯体化的防御方式,或者是“我虽然没有做这个,但我做了那个”这种抵消式的方式来解释事情,虽然目的都一样,但表达的防御方式不同,更容易被人接受,对社会的适应能力就强一些。

  在心理咨询中,“阻抗”未必来自来访者

  记:现实生活中我们有很多被“植入意识”的情况,比如说广告、传销的宣传效应,甚至是心理咨询介入,可以运用心理防御机制防止被植入意识吗?

  蔡:其实这里你提到的“心理防御机制”心理学层面的概念是“阻抗”。在心理咨询过程中,会以不同形式、现象呈现。阻抗有很多种,以不合作这种对抗方式表现的“阻抗”是显形的,还有很多隐形的“阻抗”。比如来访者在咨询中会出现的遗忘、来访者的自我批评、沉默、好转又突然加重等等都是阻抗。

  但阻抗的出现并不一定是来访者的主动防御,也有可能是咨询师的问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