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两家民营中医医院的院长被控将诊室外包给毫无行医资格的无业人员,承包人再聘请中医医师坐堂问诊开出高价中药,组织医托到大医院忽悠病人前来看病。这种医院、承包人、医生、医托相互勾结的勾当渐成产业链,不仅贪人钱财更威胁着病人的生命健康。9月28日上午,北京金太和中医药研究院院长解某与诊室承包人、医生、医托等7人一同走上西城法院的被告席。明天,以同样手段敛财涉嫌诈骗罪的北京圣丰中医医院院长等人也将出庭受审。

  不认罪 院长当庭翻供

  上午9时30分,7名被告人站在被告席上一一核对身份。50岁的被告人解某是北京大观园畅海中医门诊部院长,北京金太和中医药研究院法定代表人。徐某、黄某、陈某、屈某4人均是湖南衡阳县人,是大观园畅海中医门诊部第八诊室的承包人。

  首先接受法庭讯问的解某推翻了自己在公安机关的大部分供述。“我就是把医院的第八诊室出租了;我就是管理不严,监管不够,即便够罪也是这个罪。我不承认诈骗!”

  解某在公安机关曾供述,去年他将自己的大观园畅海中医门诊部的第八诊室出租给湖南人徐某等4个承包人。由于几个人都不懂医术,就让解某帮忙找个大夫坐堂,于是55岁的尹某便进入第八诊室。

  如今在法庭上,解某只承认他将诊室租给徐某,并帮忙找了尹大夫。检察官询问其他承包人的情况以及诊室的经营手段时,解某说了一串“不清楚”。“法律规定允许将诊室外包吗?”公诉人问。“可以。”解某迅速回答。公诉人追问:“哪条法律规定了?”“那我不知道,但国家鼓励社会民间资金投入医疗事业。”解某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为赚钱 想方设法提药价

  解某的当庭辩解马上被第八诊室的承包人徐某反驳了。“我们在承包时就告诉解某用医托拉病人,他都知道。”徐某对指控全部认可:“承包诊室然后组织医托拉病人这事全国都有。”

  按照徐某当庭的说法,外包诊室的利益相当可观。承包人每月除交纳1万元的房租外,诊室的利润4个承包人与解某的医院各占一份。承包人每天和医院结账,由于医托是医院收入的重要支持,因此拿回的钱一半分给医托,再发给坐堂大夫每日350元的工资,剩余的钱根据事先谈好的比例分配。

  承包诊室的利润玄机都在大夫开的药里。解某曾供述,为了提高药价,他从外地草药批发市场购买了一些散碎的冬虫夏草,碾成末取名“仙虫粉”。无论病人是什么病,大夫都会在方子里加一味“仙虫粉”,加了它,原本二三十元一服的中药顿时涨到百八十元。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解某等人共骗取11名被害人共计5万余元。而圣丰医院涉案被告则被控骗了38名患者21万余元。目前还陆续有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此案不排除检察机关还要继续追诉的可能。

  为保险 医生不看若干病

  55岁的尹某是个真的中医医师。“解院长说畅海门诊部的医托多,来看病的人就多,院里的效益好,医生挣得就多,所以我就来了。”根据尹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他每天接待病人少则十几个,多则二三十个,月工资根据病人的多少从三千元至四五千不等。尹某在公安机关表示,他就是为了多挣钱才在大观园畅海中医门诊部工作的。

  对于自己的诊疗效果,尹某表示不能保证。“我的医术一般。但我的药方吃不出毛病。仙虫粉也没有坏处,就是提高免疫力。”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诊室看病都有底线。比如没有在其他医院检查、没有确诊的不看,以防出现误诊;小孩不看,五岁以下的孩子喝中药有困难;急诊危重病人不看,怕耽误病情;北京本地人不看,他们了解情况,可能日后来找麻烦。

  为骗人 医托拉客凭演技

  能够把病人忽悠来靠的就是医托的演技。这些医托基本上是承包人的老乡或者亲属。本案的被告人万某就是承包人黄某的情人,专门学做医托骗钱。

  河南的叶女士回忆说,她孩子患上了癫痫,到儿童医院就诊时碰上一对三十岁左右的男女,带着一个男孩。当听说叶女士的孩子是癫痫病后,对方忙不迭地说:“我孩子也有癫痫,你去看中医吧,中医比西医好,我孩子就是吃中药好的。”病急乱投医的叶女士一听,忙问哪家医院,对方写了个地址,让叶女士去找尹大夫。尹大夫把脉后保证药到病除,两三个月就能痊愈,并吹嘘说他治癫痫病已经有30多年了,从来没有治疗后复发的。就这样医托忽悠医生吹牛,叶女士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买药给孩子服用。可事实证明,服药根本没有效果,孩子甚至在来复诊的路上又多次犯病。

  需严管 承包诊室不鲜见

  在今明两天开审的案件中,诊室承包人均是湖南衡阳人,互相之间都认识。被告人解某在公安机关的口供显示,这些人出来在医院包诊室就是靠医托来找病源,这事在行业内部都知道,他们每个人手下都有自己的医托。被告人陈某、屈某等人甚至就是干这行的“老手”。而根据其他被告人的供述,“解某的医院中多个诊室都是这样外包的,要不根本开不下去。”

  记者了解到,在外地,租下一个中医诊室一个月的费用也就两三千元,最便宜的只要一千多。此外,医院也从诊室的药费中提成。为了挣钱,医院根本不会在意承包人有没有行医资格。在诊室外包过程中,诊室的财务由医院统管,再私下里由医院按期与承包者结算。由于承包诊室的人大多没有从医资格,因此都会聘请离退休的中医坐堂问诊。

视频集>>

热词: